雪落※无声

假如当初是江澄带走了魏无羡(二)


魏无羡看着江澄暗紫色的眸子渐渐染上怒意,笑意更深了。

自己的师弟,生气的时候也这么可爱啊。

不过下一秒,他就被江澄简单粗暴地给推开了。

魏无羡站起来,用一双桃花目委屈的看着江澄:“美人儿,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江澄“……”

他突然笑了,慢慢的走近魏无羡。

魏无羡愣了。

如今的江澄,是江家的宗主,莲花坞的主人,周身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场,让人觉得压抑。

可此刻的他,却更像十三年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那个和他形影不离的少年。

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过。

江澄啊江澄,那个才是真正的你呢。

此刻,江澄却已经走近了魏无羡,凑到他的耳边,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幽幽的:“魏 ,无,羡,你以为,我没有办法治你吗?”

我从来不这么认为啊,魏无羡这么想着,突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果然,下一秒,紫电就束缚住了他。

直到这时,一直沉默的蓝忘机终于开口了:“江澄 你要干什么?”

江澄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验证一下而已。”

蓝忘机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不过到底是魏无羡自己无理在先,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

况且,他也很好奇呢……

“金凌,仙子呢?”

蓦然被点到名的金凌还没从自己舅舅被调戏的打击中完全恢复过来,下意识的回答:“留在山下的镇子吃肉干儿呢。”

“唤过来。”

魏无羡打了个哆嗦。

师弟,仙子在吃肉干儿唉,你现在把它唤过来,它一生气把我吃了怎么办?

你会守寡的我告诉你……

……

真正看到仙子时,魏无羡几乎站立不住。

可偏偏,江澄不放过他,引着仙子慢慢的走近他。

“你在叫谁?”

江澄一句话砸在耳边,把魏无羡的的理智拉回了些许。

他恍恍惚惚的记得自己好像呢喃了句什么。

阿澄。








假如当初是江澄带走了魏无羡(一)

突然在脑子里闪过的可怕想法。

私设如山

原著什么不存在的,忘羡党回避吧,他们已经被我强行 变成好兄弟了。

——————————————————————

当那声“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传来,魏无羡就像被天雷击中一样,大脑一片空白。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恍若隔世般。

只是,语气是冷的,那是直接侵入魏无羡骨子里的寒冷。

江澄,你可还记得我,可还……恨我?

魏无羡想问出口,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呆呆的看着他。

岁月并没有在江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人还是那般,柳眉杏目,锐利俊美。 只是气场却是完全不同了。那时的他,不是这样的……

直到一声真真切切的“碰到这种邪魔外道,直接杀了喂你的狗”传来,魏无羡才从回忆里惊醒。

魏无羡忍不住翘起了嘴角——原来你还记得我啊。

还记得我怕狗,死了还要用我喂狗,恨我恨的这么深吗?
那记得……也很深吧。

只是,既然你喜欢狗,就不要给它们乱吃东西啊。

这厢魏无羡想的甜蜜,那厮金凌也不客气,须臾之间,岁寒直逼魏无羡面门而来。

却闻琴音徐徐传来。

魏无羡笑意更盛 ,今天来的老朋友不少啊。

江澄嗤笑一声:“蓝二公子可真不亏那逢乱必出的美名啊。”

蓝忘机垂下眼帘,手指轻抚琴弦,没有说话。

好个翩翩君子样,好像刚刚飞剑破了四百多张缚仙网的,不是他一样。

不过四百多张缚仙网 ,对江澄来说,也算不了什么。

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帮金凌拿下这次的邪物。

成名要趁早 ,那人也是年纪轻轻就除掉了为祸一方的屠戮玄武……

江澄敛住思绪 ,转身丢下一句:“还不快去找,等着怪物自己来插你剑上吗?”带着有些委屈的金凌走了。

魏无羡的目光追随着他们,一直到看不见了,才转眼去看蓝忘机。

后者正垂眼看着自己手中的忘机琴,大概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忽的抬起头来看着他。

目光一触即离,蓝忘机微微向他一点头,转身走了。

魏无羡松了一口气 ,转身跳到小苹果背上,去找江澄了。

……

魏无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及时赶到的,也不记得是怎么从石女手里救下金凌的,只是庆幸这次自己没有再错过,没有再失去自己珍视的人。

耳边忽的传来一句“好啊,回来了,魏无羡。”的时候,魏无羡控制不住的笑了,无声的笑了。

他看到江澄脸上似狂怒又似狂喜的表情时,突然浑身战栗起来。

师弟,你是认出我来了,对不对?

紫电给了他回答,魏无羡不躲不闪,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鞭。

江澄愣了,没有抽出灵魂!难道,不是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十三年前死在你面前的人,十三年来你真正想抓的人……你的师兄 ,前云梦大弟子 ,魏无羡。

魏无羡刚想开口,却被一声“舅舅”打断

他回头一看,正是自己刚刚救下的金凌,被被几个家仆搀扶着,走到江澄面前:“这人名叫莫玄羽,这人脑子有病 ,只要是好看的,不管是男人女人,花草还是畜牲,他都跑去跟前一脸痴笑,让人恶心的紧。”

魏无羡清楚的看到江澄的嘴角抽了抽。

魏无羡转身笑眯眯的看着金凌,心里想的却是:你要不是我师姐的孩子,我……揍不死你丫的!

金凌被他看的一阵恶寒。

“这也不能排除他是魏无羡的嫌疑,”江澄一鞭子又过来了。

还来?!魏无羡,魏无羡,我又没说我不是魏无羡!魏无羡觉得自己再稀里糊涂挨一鞭子太蠢了,(主要是莫玄羽的身子骨太弱了)万一被江澄两鞭子抽死了 那自己也太冤了,于是魏无羡决定,躲。

“想跑?!!”

江澄不愧是江澄,或者说,紫电不愧为神兵,紫电马上就要触碰到魏无羡了,突然幽蓝色的光芒传来——蓝忘机!

蓝忘机想护他这一点傻子也能看出来 ,可魏无羡却自己离开了蓝忘机保护的范围,反而向江澄冲了过来。

江澄被他反常的举动给弄懵了 ,一时竟忘了动作。

然后魏无羡猛地把江澄扑倒在地上。

蓝忘机“……”

金凌“……”

江家众修士“……”

江澄“……”

半响,只见魏无羡对江澄露出他的招牌笑容:“哎啊,我冲的太猛了,没刹住脚,真不是故意的。”不过,”他凑近江澄:“既然我们有肌肤之亲了,美人儿,不如你以身相许吧”












当夜尊变成了一只奶团子(九)

傍晚。

龙城大学。

沈巍这一天都心神不宁 ,可他的课偏偏是最后一节 ,他讲完课,本想马上回去,可是刚走出办公室 ,偏偏又被一群学生堵住了,据她们说是来请教老师的。

虽然沈巍对这个说法颇感怀疑 ,不过他到底不善于拒绝别人,于是只好被她们围着问这问那。 就在他边讲边退 ,终于走(ji)出人群的时候  ,突然背后风起,沈巍一惊 ,回头,好嘛 ,一个白影朝着自己就扑过来了。

他下意识的接住,看清来人后,赶紧裹住,抱着闪了。

众学生:“刚刚发生了什么?”

等到沈巍彻底不见了 ,旁边的花坛里突然闪出个人来。

“死猫,你要八卦自己来啊,拉着我干什么?赶紧下来!”

这人正是赵云澜。

大庆现在蹲在他肩膀上,闻言也不动:”你说他们上哪了呢?”

赵云澜这气,这肥猫对自己的体重一点B数都木有:“你管呢,你就不能收敛一下你的好奇心吗?波丛都不这样。”

“切,大庆不屑:“我这是天生的,他那是吃饱了撑的,有可比性吗?”

赵云澜:“……”

到了无人的地方,沈巍终于停了下来,皱眉,问夜尊:“不好好待在特调处 ,你来干什么?”

夜尊迷了一下午的路,好不容易找到沈巍,被沈巍一问,有点懵,自己是来干啥的来着?

沈巍看着怀里小小的夜尊,对方低着头,微微皱着眉头,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中带着点迷惑的神色,一副苦苦思索的样子。

有点可爱啊(づ◡ど)。

他忍不住放软了语气,问:“你不在特调处乖乖待着,来这里干什么?”

此时,夜尊倒也想起来了,自己不是怕哥哥被抢走,来找哥哥的嘛!

于是他抬头,刚想回答沈巍的问题 ,却看到沈巍近在咫尺的脸,愣了。

沈巍也意识到了,想往后退一点。

夜尊突然恶向胆边生,照着沈巍的脸吧唧一口:“我是来找哥哥的!”

沈巍:“。。。。。。”

是你鬼面飘了,还是我斩魂使提不起斩魂刀了?

当夜尊变成了一只奶团子(八)

本来吵着闹着要去找沈巍的夜尊被赵云澜哄住了,过程虽说有点艰险,可赵云澜心里还是偷着乐——这小家伙还挺好哄的嘛。

可是他被夜尊以“我哥只有我能偷看”的理由赶走了。赵云澜表示自己只是不想和小孩子计较。

真不是怂。

吧。

于是偷看不成,无事可干的赵处去拯救自己的猫了。彼时大庆已经差不多是只废猫了。

赵云澜把它抱在怀里,看着它被揍肿后彻底变成一个球的身体:“嚯,大庆,你真不是加菲猫的兄弟吗?”

“去你妈的,不讲义气!”大庆一爪子挠过去。

赵云澜自知理亏,讪讪的笑了笑 ,也不躲那一爪子,给大庆顺毛。

等他还不容易给自己猫大爷顺服帖了毛,抱着它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他们就被夜尊周身发出的黑能量惊到了。

Σ(っ °Д °;)っ我就出去了一趟 而已啊!赵云澜内心咆哮ing

接着,赵云澜在生命安危和好奇心之间果断选择了生命安危,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还是别去惹夜尊了,偷偷摸摸退出去吧。

可是他这么想,不代表他怀里的猫这么想。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大庆已经眼冒绿光的冲过去了,脸上的表情总结一下就是三个字——有八卦!!

好奇心害死猫啊有木有!赵云澜扶额——这家伙怕是忘记自己刚刚挨的打了。

于是他为了不让自家肥猫变成烤猫只好冲过去一把抓住大庆,那家伙还不满,赵云澜一把按住它,示意——大庆,不,大爷,咱能不能不作死,被那团子发现我们就死定了。

夜尊:。。。。。。你们这样我想不发现都难。

赵云澜也自知已被发现,于是换上自己的招牌笑容:“面面,这是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儿?”

“喂,讨厌鬼  ,我问你个事”夜尊突然发话了

“啥事儿,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赵云澜默默忽视了大庆投来的,鄙夷的眼神。

“就是,你们海星是不是女人特别多啊?”夜尊一本正经

“怎么可能?”赵云澜果断回答,笑话,要真是那样的话儿自己怎么现在还是个单身汪呢?!!

“那为什么听我哥讲课的都是女人?!”夜尊不解,周身的黑能量更盛,整个人都不好了。

“(⊙o⊙)啥?”赵云澜也不管夜尊让不让自己偷看了连忙凑过去,心说:可别把我的电脑烧了。

他一看,可不是嘛——在听沈巍讲的除了几个年纪一大把的老教授,就是一水儿的姑娘。

“凭什么啊?!”赵云澜内心咆哮ing。

他努力镇定:“面面,这大概是你哥颜值的原因。”

“颜值?什么东西?”夜尊依旧不解。

“一种邪恶的属性,开挂专用  。 ”赵云澜狠狠的说:“就像一本小说儿,主角和炮灰最开始的区别就是颜值。”

这都哪跟哪儿啊,夜尊无语。

“我要去找我哥!”夜尊突然冒出来一句,本来夜尊以为自己哥哥身边只有一个赵云澜,却突然发现不是这样,笑话,一个昆仑君的转世围着自家哥哥也就算了 ,蝼蚁一样的普通人有什么资格靠近自己哥哥。

“不行!!”现在让他去,闹出人命怎么办?!

可夜尊已经飘走了。

赵云澜无奈,现在的小崽子管不了啊!尤其是兄控什么的。
同时不无恶意的想:黑老哥啊黑老哥 ,你自求多福吧

当夜尊变成了一只奶团子(七)

“你们,搞什么?”夜尊看着站在特调门口,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和猫 ,不明白自己哥哥为啥把自己丢给他们。

只见他们不但带了同样的墨镜,表情都一样——目瞪口呆。

“那啥 ,其实我一直没和你们说,”赵云澜装模作样“我眼睛……看不见”

夜尊:“。。。。。。呵呵”

“那是很多年前,我出任务的时候,被几个穷凶极恶的地星人围攻,虽然我英勇无畏,奈何孤立无援,最后……呜呜……”赵云澜声情并茂,作势欲哭:“我的眼睛……从此就落下了病。”随后话锋一转:“可我想,特调处不可群龙无首,所以我……隐瞒了自己的病情。”

夜尊:“。。。。。。这傻子谁?”

大庆“。。。。。。我不认识他。(づ◡ど)”

夜尊觉得自己再呆在这里,智商会受到影响,于是准备飘去偷偷跟着哥哥。

可是他刚想飘走,上一秒还自怨自艾的赵云澜立马扑过去抱住。

夜尊扭头:“大爷,你不是瞎吗?

” 赵云澜:“。。。。。。”只见他扭头,问此时位于他背后的大庆:“我抓着(⊙o⊙)啥?”

大庆:“。。。。。。,”

装的跟真的一样。

大庆摇头表示自己没眼看,扭头,迈着猫步进去了。

然后,赵云澜这个“瞎子”扛着“不明物体”也进去了。

然后,特调处炸了锅。

“卧槽,”祝红眼冒绿光,嗷的一声扑向夜尊,“这小团子那儿偷的?”

总被扑来补去的夜尊表示自己十分不爽,于是他一闪…… 祝红扑了个空 ,可得意忘形的夜尊被埋伏在他旁边,等着捡漏的林静抓了个正着。 “

放开我,愚蠢的人类!”夜尊不满,鼓着腮帮子,白白嫩嫩的小脸儿被气的通红,粉红色的小小嘴巴无意识的撅着。

(˶‾᷄ ⁻̫ ‾᷅˵)帅脸一红,林静表示自己受到了致命一击。

“咳咳,我介绍一下,”赵云澜大概是觉得自己应该拯救一下夜尊?一把夜尊从林静怀里抢过来,:“这位是鬼面 ,沈教授的弟弟。”他停顿了一下,小声说:“关系很迷。”

说完,就把在自己怀里炸毛的夜尊抱走了。留下一众不明所以的下属。

祝红:“他什么意思?”

大庆犹犹豫豫:“老猫我可能知道些什么。”

闻讯,特调处不明所以的众人立刻围住大庆:“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大庆一脸纠结,想用爪子捂住自己的 脸——不太成功,两只前爪对于它的柿饼脸来说太纤细了,半晌,只听大庆瓮声瓮气的说:“算了……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

卧槽,特调处众人当场就疯了,浑身的毛炸起来多高,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这种说话说一半的东西怎么还没被一剑捅死呢?!

于是,他们一起扑向大庆,表示要替天行道。

大庆:“我真的是为了你们好啊!QAQ……喵啊!”

在自己办公室听到动静的赵云澜默默闭眼,喃喃:“上帝保佑你,阿门 。”

说完,继续蹂躏自己怀里的团子:“面面,笑一个嘛”

夜尊脸被他捏的微微发红,闻言,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嫌弃:“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哥。”

“啧啧啧,小孩子要听话嘛,你哥不是让我照顾你嘛。”

夜尊炸毛:“你说谁是小孩子!老子一万多岁了!”

赵云澜抬手把夜尊按下去,顺毛:“是是是,夜尊大人说的是,可现在大人你变得这么可爱,小的实在是担心万一被人贩子,额,也就是心怀不轨之人拐了去,我怎么和你哥交待啊。”

夜尊闻言直视着赵云澜,那眼神——心怀不轨之人?你不就是!

还在手欠的捏夜尊脸的赵云澜:唉,这突如其来的心虚感是怎么回事儿?

“咳咳,”赵云澜放开夜尊,正色道:“你要去找你哥?你就不怕你哥发现?”

本来跃跃欲试,准备飘走的夜尊立马垂头丧气:“怕。”

赵云澜看着面前连呆毛都耷拉了下来的小人儿,差点又管不住自己的手,忙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维持自己镇魂令令主的形象,道:“我有办法。”

夜尊立马看向他:“什么办法?”

赵云澜在自己电脑上调出影响:“我之前偷偷在你哥的办公室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 ,这样你不就不会被黑老哥发现了。”

夜尊看着电脑:“是欧,酱就不会被哥发现了呢”他顿了一下,小声说“……谢谢你”

赵云澜一愣,随后一脸嘚瑟的说:“这算什么?你哥上课的教室,会经过的走廊,开会的会议室我都有监控,甚至连你哥家里……唉,唉你干什么?”

只见夜尊手里发出一团黑能量:“我哥家里你也敢……”

“你听我解释!”赵云澜打断夜尊:“不是我安装的 ,是从波那家伙安装的啊!”

“从波?他现在在哪儿?”

“额,其实从波,赵云澜觉得自己可能害了从波,于是说:“其实他安装之后和还没看,就被你哥发现毁掉了。”

“真的?”夜尊怀疑。

赵云澜点头啊点头:“你看我眼神多真诚。”

“。。。。。。”夜尊咳嗽一声,一本正经:“暂且相信你一次。”

赵云澜:“谢谢面面的信任O(∩_∩)O”

(内心:还好我机智→_→)

———————————我是分界线—————————————

作者逼逼叨:

开学前最后一次更

开学了,以后更新就慢了。

(自己写的没眼看。)

当夜尊变成了一只奶团子(六)

        
           放下默默两无言 ,愁眉对苦脸的大庆和赵处暂且不提,单说沈巍和夜尊。

          沈巍被自己昨晚的梦搅得一天心神不宁,不过他一万年来克己的功夫已经练到了极致,到底把心思压下 ,想起今天早上赵云澜的异样,便想去问问他。

         可是,他走到门口,话还没说完一句,竟然看到了鬼面——自家弟弟!

        一时间,沈巍心里乱七八糟的滚过一堆念头:是我大半夜不该出门?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可是这门是开着的啊!唉,面面怎么变小了?这不会是我的幻觉吧,面面还被我囚在天柱中呢……对,这是我的幻觉!

         于是我们的沈教授就做出了前文中的诡异举动,不过他揉了面面的脸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是真的,不是幻觉!另外……手感不错(づ◡ど)。

         沈巍本来想问问夜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是半路杀出个大庆,闹了那么一出,惊得他赶紧带着夜尊瞬移跑路回家了(其实也没几步路,谁让他沈巍住在赵云澜隔壁呢)

          可是眼下,气氛出奇的尴尬。

         “你到底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沈巍把夜尊扔在床上,问道。

          夜尊揉嘴,刚才撞那一下子,可疼死他了。

          “咳。”沈巍尴尬,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

          夜尊回过神来:“哥……”

           沈巍坐在夜尊面前的椅子上:“说吧,你来这有什么目的?是不是来找昆仑转世的?你怎么从天柱中逃出来的?最近发生的案子和你有没有关系?你为什么……变小了?”

        夜尊“……哥,你怎么多问题我不知道答那个!”

        沈巍:“。。。。。。”他叹了口气:“一个一个的来。”

        夜尊扁了扁嘴:“我不是来找赵云澜那个讨厌鬼麻烦的。”他垂下眼帘,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至于我的目的,我没有目的,我想谁也不会想在天柱被囚万年吧,我自然是要想办法逃出来 ,至于办法,你不用知道。案子嘛,我的话你信吗?”

       沈巍皱眉:“那你为什么为什么变小了?”
  
       夜尊闻言却是笑了:“哥哥这样问,让我有一种错觉。”

       沈巍正思索他变小的事,没想到他把话题岔开,不大耐烦的说“什么错觉?”

       “就是,”夜尊凑近了他似笑非笑:“你在关心我的错觉。”

             沈巍觉得自己的心里的某根弦被不轻不重的拨了一下 看到夜尊凑到自己脸前的脸,堪堪忍住自己的手没去掐一把。他别开眼,没有说话。

          夜尊倒也不逼他,继续回答他的问题:“要逃出天柱 ,自然不是简单的事,我现在这副样子,只是……出了点意外”(夜尊:谁能想到海星对黑能量有这么强的抑制作用啊!(´⌒`。))

      说完,夜尊别扭,想变成能量体飘走。

      可是,他想走不代表沈巍让他走。

       结果被黑能量束缚住的夜尊不满:“放开我!”

        沈巍自然不会听他的,他把夜尊扔床上,用被子包住,末了揉了把脸:“你就睡这里。”

          说完他向次卧走去,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翘起了嘴角。

          是夜,宁静,祥和。

          第二天,沈巍有课,所以他决定为了不让夜尊闯祸或逃走,把夜尊带到特别调查处 让赵云澜代为看管。

          特别调查处还是老样子,没什么特别。

           除了处长赵云澜和副处大庆看到沈教授的表情,以及他们都带了同款的,墨镜。

当夜尊变成了一只奶团子(五)


         所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哦,不对是顶风作案时。今天晚上的确月黑风高,不过夜尊的运气可能是真的不太好,本来想找一下赵云澜的晦气,结果被自家哥哥撞个正着。

        沈巍站在原地愣了,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只见我们的沈教授径直走到夜尊面前,伸出手,捧住夜尊的脸,揉~

          夜尊:????

          赵云澜:!!!
   
           良久,沈巍倒抽了一口凉气,真的,不是幻觉!

        夜尊则是被自家哥哥的诡异行为搞懵了,他小心翼翼的感受了一下沈巍的气息,确认,是自己哥哥没错儿啊,这是怎么了?

        夜尊小心翼翼的开口:“哥……”

        正视图把自己伪装成背景的赵云澜一惊,问沈巍:“黑老哥,他是你弟?!”

           此时沈巍从震惊回过神儿来:“面……鬼面,你为什么在这儿?你怎么从天柱中出来的?”你怎么变……小了

         赵云澜:“。。。。。。”看来我伪装的不错,他们真把我当背景了(っ╥╯﹏╰╥c)

         夜尊本来就紧张的不行,一听到沈巍的问题,紧张更是成了慌张:“我……我是来……”他说出的话语气轻的像蚊子,仿佛呵一口气就能吹走。

         沈巍自然没听清夜尊说什么,于是他弯下腰,凑近了夜尊,和他对视:“你说什么?”

         这下子,夜尊简直是惊恐了:“我……是来找……”
       
       夜尊还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又来了个不速之客。

         大庆突然从窗户外射进来,炸弹一样从夜尊身边飞掠而过,落在了地上 ,同叫了一声:喵。不不不,大庆何许猫也,人家可是会说话的!只听他喊了一声:

         “愚蠢的人类,我的干煸小黄鱼呐?还有那笑贱喵你藏哪儿了?!”

        夜尊正紧张的不行,丝毫没有注意四周,大庆突然闪出来让他本能的向前一撞,结果和沈巍撞在了一起,他的唇好死不死的撞在了他的唇上……

        沈巍僵了。

      刚好看到这一幕的大庆傻了。

       旁边本本分分当背景的赵云澜一捂眼——作孽啊!

         下一秒,夜尊和沈巍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下大庆和赵云澜大眼瞪小眼。

         赵云澜:“。。。。。。所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当夜尊变成了一只奶团子(四)

        转眼夜晚就到来了。    

       只是今天天好似格外黑些,大片的天空如同墨染,看不到一颗星,连月亮都似笼上了一层雾。  

         夜尊白天斩杀吞噬了几只幽畜,觉得自己恢复了一些 晚上偷偷的飘到沈巍家 ,想看看自家哥哥,只是夜尊的运气不大好 ——沈老师今天还没回来。   

              没看到自家哥哥的夜尊表示不开心,所以他转身——找晦气去了。     

        隔壁连门都没关,不过这和夜尊没什么关系,因为就算关着门,夜尊也可以飘进去。     

           赵云澜倒是在家,确切的说,他在床上睡的像猪一样——反正夜尊是这么认为的。

         夜尊飘到他面前,伸出手——他想到昨晚的事,就想悄咪咪的掐死他算啦。(内心:好想掐死他,好想掐死他!,可是他是哥哥珍视的人啊,怎么办怎么办,好纠结。)

          正在夜尊还陷在纠结之中的时候,赵云澜睁开了眼睛,看到飘在半空的人,好笑:“怎么?被我帅呆了?”     

       正在艰难的做抉择的夜尊被吓了一跳 猛地低下头看他,同时内心闪过一个想法:我刚刚为什么不掐死他蹑?   

         然后就是看到夜尊长相的赵云澜呆了。     

      不不不,赵云澜只是好奇为什么他(夜尊)为什么和黑袍使长的一样,才不是被夜尊帅呆的。   

         绝对不是。   

          吧。                

          只是他(夜尊)那一头银色的长发好特别啊!任谁都会多看两眼的吧!赵云澜这样想着,大模大样的打量起夜尊来。

          夜尊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咳了一声。   

         “咳,抱歉,走神了。你是谁,为什么半夜不睡觉闯进我家?”说完还夸张的双手抱胸:“难道 ,是对我图谋不轨?”

            “。。。。。。”夜尊意识到:哥哥怕不是喜欢上了一个傻子?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夜尊觉得很有可能。   

         “哼!”夜尊凝出实体 :“你可以叫我夜尊,也可以叫我鬼面。”

              可是,我们的赵处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确切的说,是惊呆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谁看到一个美得……咳咳,倾国倾城的美男在自己面前变成一个四五岁的幼童都会吃惊的吧。(虽然,变成幼童也很可爱。)                     

           夜尊也在赵云澜吃惊的表情中,想起了自己实体是个四五岁幼童的事实,于是……尴尬了。

                “咳,”赵云澜反应过来。“你叫鬼面?哈,你这么可爱 ,给你起名的怕不是个瞎子吧?”赵云澜坏笑着说:“哦,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人嫉妒你长的比他好看 ,对不对?”     

       “。。。。。。。”夜尊无语,这昆仑君脑洞好大啊。

          等等,这人怎么看的请自己的长相?夜尊一摸脸,猛地发现自己好像是,没带面具?      

       大概是自己斩杀幽畜时不小心遗失了吧。

        “我叫什么,关你什么事?”夜尊扭脸,他不要直视这个愚蠢的人类。  

        “那你大半夜的偷偷摸摸跑进我家,又是什么事呢?面面?”赵云澜又凑到夜尊面前,臭不要脸道。  

           “我……等等,谁让你叫我那什么的?!”夜尊炸毛。

           “那什么啊?”赵云澜明知故问。              

           “面,面!”夜尊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哦,抱歉哈,我这人有个毛病,结巴。说话就这样,没办法。”说着,又叫了两声:“面面,面面”然后不怕死的一摊手,示意——就这样,改不了。                      

            “。。。。。。”夜尊转身就走,不然他觉得自己会忍不住杀了他的。      

           可偏偏赵云澜还扑过去一把抱住他:“面面表生气嘛。”  

           “。。。。。。放开。” 不要逼我出手,我要忍不住了。夜尊心里默默的说。    

         “我请你吃东西好不好?”赵云澜充分展现了他的狗皮膏药属性 死死抱住夜尊 ,嬉皮笑脸外加臭不要脸的说。

           夜尊都气笑了 ,闻言倒是愣了愣“请我吃东西?你确定?”  

       “。。。。。。”赵云澜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他坚守“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丢”基本原则,还是点了点头。

          可死要面子的结果就是他差点被夜尊一口咬死。     

           “停停停!”赵云澜堪堪躲过夜尊咬向自己喉咙的一口:“你干啥?!”          

            夜尊莫名其妙:“不是你说,要请我吃东西的吗?”       

            “。。。。。。”抱歉,我不知道你口味这么重 ,赵云澜一脸复杂的看着他。   

           “咳咳,既然你在海星,当然要尝尝我们海星人的食物啦。”赵云澜捂着自己脖子。  

      “海星的食物?”夜尊眨了眨眼,不大明白。

       “是啊,小朋友,我们海星美食可多啦!”赵云澜的语气活像个拐卖小孩儿的人贩子。    

             “才嫑……”夜尊开口拒绝,不过他后面的话被塞进嘴里的棒棒糖堵了回去。

          夜尊愣住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就是甜吗?   

          “跟我客气什么?等等哈,我把东西放微波炉里热一下。”赵云澜趁夜尊愣神儿,捏了捏他的脸,一边感叹了一下这团子捏着手感真好,一边脚底抹油,溜了。

               “好啦,我都要请面面吃东西了,面面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和沈巍,也就是黑袍使的关系了吗?”赵云澜把牛奶和小香肠塞进微波炉,然后一边往桌子上摆刚从自己妈那儿拿的点心,一边问。      
      
         “我……”        

         “ 赵兄 ,我能进……”沈巍站在门口,话没说完,愣了。      
          因为他看到了夜尊。       

         “啊啊啊啊啊啊!”夜尊捂脸,哀嚎一声,同时瞪赵云澜——你为什么不关门!        

            “。。。。。。”赵云澜尴尬,谁知道你们一个个晚上不爱睡觉啊爱串门儿啊!      

当夜尊变成了一只奶团子(三)

         当赵云澜来到特调处时,就看到自己小的们都围在桌边。              

        “咳咳,孩儿们,你们英明神武的赵处来了。”赵云澜等着大家反应,可是他等了半天,所有人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包括郭长城在内!     

     “。。。。。。”看来自己的存在感真的是越来越弱了了啊。

        不对,我怎么帅,怎么可能没有存在感,一定是又出了什么特殊的案子了,他们在分析案情,对,一定是这样。我们的赵处怎么想着,三步并两步的走了过去……

       然后特调处的大家就都被赵云澜发现他们在这林静用科研仪器炸的爆米花时的表情惊到了。(林静:嫑看我,我是老实人儿,我什么都不知道!)

         “ 赵,赵处,,你,你没,没事儿吧。”唯一的老实人郭长城担心的说。(当然他担心的是什么,嗯……天机不可泄露)

       没事儿。

       吧。       

       不得不说在自己属下心目中的地位还不如爆米花,这确实是个很大的打击。。不过我们赵处何许人也?只见他微微一笑,开了金口:“林静,你这个月的奖金没了呢。”      

          说完,径直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徒留下目瞪口呆的众人。

      半响,祝红回过神来:“他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大概精分犯了吧,没事儿。”大庆慢条斯理的咽下一条小鱼干儿——老李今天炸的小鱼干儿依旧好吃。               
      
        “那,副处,赵处他,真的没事儿吗?”郭长城有点担心的问。

          “没事儿啊,精分嘛,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大庆说“等我去看看哈。”说着,以和自己身形不符的敏捷跳下桌子,跑进了赵云澜的办公室,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把门打开的。

        办公室里,赵云澜正翘着二郎腿看最近的案子呢。     
       “愚蠢的人类,你怎么了?”大庆跳到桌子上,舔着自己的爪子问。
     
         “没事儿啊,我很好,怎么了?”赵云澜眼也不抬的说。(内心:有事儿,有大事,我生气了,快来关心关心我)       

       “哦,知道了。”大庆转身就走,就说这个愚蠢的人类没事儿,自己还是继续去吃小鱼干儿吧,小鱼干儿,小鱼干儿我来了……            

          “。。。。。。我擦”(当时,我们赵处的内心是崩溃的)   
     
        “等等,大庆。”赵云澜揉着额头说。

        “又怎么了?”大庆停下老大不耐烦的说。         

        我擦,这是什么态度,你有没有一点老子是你上司的觉悟,我看你是不想要这个月的奖金了。赵云澜默默腹诽了一句。

        “如果我总接触留有黑能量的东西,”赵云澜掏出那把黑能量枪,叹了口气接着说:“会在我身上留下黑能量的痕迹吗?”
           
        “当然不会,除非你朝自己开一枪……你怎么了?”大庆有点担心了。   

        “没事儿,随便问问。”赵云澜还没说完,电话响了 他拿起来一看,立马变脸了:“哟,妈有什么吩咐啊……”语气之恭敬,听的旁边的大庆直翻白眼。   

          等他挂了电话,马上眉开眼笑,大庆忍不住问:“怎么了?”   

         “我妈说她下午做了些点心,让我晚上有空去拿。”赵云无嘚瑟的说,“哦,对了,她还说做了干煸小黄鱼儿哦”

            “什么! 我今天晚上去你那儿蹭饭。 ”大庆想起了上次蹭赵云澜妈饭的美好回忆。

           “怕是不行啊。”赵云澜贱贱的说道。   

           “为什么,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喵了?!难道你有了新欢?!”大庆愤愤的说,“你在外面有喵了?!我还不够可爱吗?!!那贱喵是什么品种的你说!!!!”

           。。。。。您误会了什么吧 ,你从来都不是的,好吗?赵云澜腹诽。      

        “今晚,怕是有好戏可看呢” 赵云澜看着自己手背上的红痕喃喃。

      "喵呜?" 大庆歪了歪头不太明白 。               

      “。。。。。傻猫”   赵云澜把大庆揽进怀里,顺毛。

当夜尊变成了一只奶团子(二)

前文自助吧
      

————————————————————

         夜尊的郁闷一直持续到了早上,因为他挣扎了一晚上硬是没挣脱八爪鱼状态的赵云澜。(夜尊内心:果然这讨厌鬼最烦了,自己当时为什么要管他。嘤嘤嘤,做好事果然没好报(´╥ω╥`)。)       

         不过,在夜尊心中问候赵云澜的祖宗十九代的时候,我们的赵处突然打了个哈欠,夜尊抓住时机终于摆脱了抱着自己的咸猪手,溜了,临走还不忘狠狠挠了赵云澜手一下(哼╭(╯^╰)╮)。  
      
        赵云澜正迷糊呢,就感觉自己的手背疼了一下,再看就发现自己的手背上多了几道红印。

        赵云澜:????大庆来爬我床了?!

        不过我们的赵处也没在意这个,毕竟世界这么大,总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特调处不就是个例子吗?不过这套理论不能叫林静那小子听见,赵云澜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开始洗漱起来,待梳洗打扮完了,赵云澜满意的照着镜子:嗯,又是一派人模狗样。

         于是,我们的赵处骑上他装逼专用的摩托,正准备去特调处,就看到沈巍心事重重地走出了小区,便起了玩闹的心思,骑过去。

       “哟美人,要不要搭个顺风车啊。”
        
        沈巍正想心思,被他吓了一跳,在听到了他的话后,有点无奈的看向他:“赵兄,切莫如此……”他一句话没说完,却没了声。   

         赵云澜等着他的教训,久久不见他的下文,奇怪道:“沈教授,怎么了?”沈巍好像现在才 反应过来一样,问:“你昨晚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人或邪门的东西?”   
      
        “没有吧。”赵云澜想了想,“不过   我好像让大庆给挠了一爪子,怎么了?”“你的身上有黑能量的痕迹,你真没不舒服吗?”“没……吧。”赵云澜依旧不明所以。

          “算了,是我多心了吧。”沈巍垂下眼帘,掩盖了眼底的一抹失望。他昨夜做了个梦,梦见那人就在自己面前,笑着叫自己哥哥,一如当年。现在他又从赵云澜身上感受到了那人的气息,他还以为,那人回来了,原来是自己的错觉啊……思及此,沈巍有自嘲的扯起一抹笑,当年不是自己亲手将那人困在那儿的吗?他大概是怨恨自己的吧。

       “黑老哥……你没事儿吧?”赵云澜看到沈巍脸上神色变换,好不精彩,忍不住问。

        “没什么,我还要备课,我先走了。”沈巍回过神来又变成了那个温润如玉的模样。

        “那好,拜拜……”赵云澜看着径直走开的沈巍,总觉得自己的存在感越来越弱了。

           “。。。。。。”大概是自己的错觉吧。

         赵云澜看着沈巍的背影若有所思,黑能量啊……有点意思。
   
         不过他自口袋里拿出了一根棒棒糖,撕开,叼住——马上恢复了自己痞子的气质。骑上自己的摩托,去特调处找自己小的们去了